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,多数公共服务机构的窗口总数是基于最大业务量规划,具体打开多少需要根据办事群众的人数进行调整。但一些服务机构出于成本等因素考虑,没有及时调整,造成“顾客盈门”的现象。

对于6岁的滴滴而言,亏损不是个好兆头,补贴高企也不是好事。在刘杰豪看来,“产业链方面的合作,肯定是有利于整体行业的资源整合与配置,滴滴在运营成本和资源上能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充分利用,整体企业运营成本承担也会相应减低。另外,包括数据服务、车联网解决方案、交通出行解决方案提供等业务形式,均是滴滴在合作中可能去探索的商业模式”。